鸟书网 > 赤心巡天 > 第三十九章 边荒故事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九章 边荒故事

小说:赤心巡天作者:情何以甚字数:5457更新时间 : 2022-05-14 12:01:21
    人魔之争持续万古,生死线是漫长岁月的缩影。

    荆牧两国抗魔千年,早已经建立起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猎魔体系,单人、小队、大军,各有不同战法。针对魔的法器、药物、阵纹、兵阵,也是五花八门。牧国的兽面戏里,有不少冒险故事,就是以猎魔者为主角。

    那些零零碎碎的猎魔器具、姜望全不凭借只独剑而行。

    宇文铎准备的舆图,信息非常完备,哪里阴魔较多,哪里可以作为安全的栖息点……自生死线北去千里,大体上标注清晰。千里之后,魔物汹涌,根本没有什么固定的势力范围,魔族自己也搞不清楚。

    姜望也不照章循图,只描着一条直线,自走自路,顾自往前。

    五天的猎魔之旅,他给自己留出半天的回返时间,剩下的四天半,他想试试,靠他自己

    ,能够深入荒漠多远。”

    众所周知,边荒每深入千里,危险程度就要成倍上升。在三千里之后,更是百里一个坎,荆牧两国视这个距离为“生命禁区”,原则上不建议任何人独身深入。

    多年以来,边荒猎魔,两国军队也大多数是在三千里之内扫荡。

    由是如此,当年中山燕文以演兵屠魔电深入边荒八千里,斩过境真魔而归,故才名动天下。旧

    他创造的,是有史可考的当世真人独身深入边荒的最远距离记录,此为英雄史诗。

    进入无垠荒漠的第三天,姜望仍未等到这里的雨。

    却等到了阴魔最大规模的一次围剿。

    他一路前行,一路斩杀,但阴魔越聚越多或浮于高空,或游于地底,鱼鳍牛角,鸟身恶面……

    真有恶鬼浊世之相。

    黑骆驼第一次停下了脚步,因为已经无路可走。

    边荒最大的危险,已经不止一次地向外来者宣告恐怖。

    在感知、灵觉被极限压制的无垠荒漠,被魔物包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所以说为什么边荒并不建议强者独行,而更多是组成分工明确的猎魔小队,侦查的、设置陷阱的、主攻的、主防的…·…要一应俱全,方敢深入。

    甚至动辄开动大军巡行,撒开斥候,以探马奏报。在这片地域里,人族的情报获知只能依靠原始的手段。

    独行客在这里险之又险。

    但也正因为如此,很多强者视此为挑战。一代又一代的强者,一次次刷新着独行边荒的记录。创造记录的那个人,独享荣耀之名。

    不知不觉就又一次被包了饺子,姜望倒也不太意外。一边掐动道决,一边目巡各处。

    边荒铁律之一,“阴魔上千,必有将魔现。”

    阴魔只有本能,而将魔拥有简单的灵智,对于阴魔有绝对的统治力,可以指挥阴魔作战。1

    当然因为智慧并不完整,这种“指挥”,大概也就局限在“一起上”,和“一起散”的层面。

    将魔的实力起伏非常大,最弱的不会比阴魔强多少,最强的甚至可以匹敌神临修士。

    在魔的阶层里,阴魔之上为将魔,将魔再往上,便是真魔,非当世真人不可敌。

    真魔之上,则是天魔。天魔出世,唯衍道真君能制之。

    这里涌现的阴魔,只是粗略一扫,已绝对不止三千之数。反过来说,藏身其间的将魔,实力也必然不可小觑。

    灰蒙蒙的天空,涌现了一片浓云。

    当然不是边荒的雨,而是姜望的术。

    风起云涌中,掀起了道术的狂澜!

    亢金龙,角木蛟,箕水豹,尾火虎,氏土貉,房日兔,心月狐!

    道术拟成的七宿之灵,活灵活现,威严自生。一瞬间在此方天地铺开,照见神辉宝光。在这个晦暗的世界里浓墨重彩。于最外围结成一个圆环,反过来围住了这数千魔物!2

    此七宿者,是金木水火土日月。

    姜望只将五指一握!

    那锋芒耀眼的金龙、生机强大的木蛟,驭水之豹,驾火之虎,掀起地动的土貉,高悬之日兔,照心之月狐…·一瞬间携强光交织,掀起元气乱流。

    强光呈金青黑红黄五色,像一团巨大的光云炸开,将灰蒙蒙的天空都洞穿了。

    五行倒转,日月移位。

    苍龙七变,七宿绝杀!

    这样一门齐国术院最新研发出来的超品道术,几乎已经达到了超品黄阶道术所能达到的

    极限,在边荒第一次展现完全之威!1

    强光殆尽、元气归流后,只剩下密密麻麻、一地的阴魔头颅!

    黑骆驼挪了挪蹄子,避开一颗骨碌碌滚过来的魔颅。

    天地之间,陷入一种短暂的寂然,只有风吹着沙。

    骨碌碌。

    一堆魔颅被撞开了,一个将魔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与其它阴魔区别并不大的怪异躯体外,逐渐显现了魔气凝结的黑色甲胄-

    而后被点燃了。

    在熊熊的烈焰中,它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的被焚烧着。

    而在数十丈之外的沙地里,猛然钻出一个熊身犬首的高大将魔,四足踏地,慌不择路地往远处奔逃!

    它显然要比一般的将魔更聪明,至少逃跑还知道先在沙地里匍匐一阵、拉开距离。

    但这种聪明也很有限。

    姜望只是一抬手,虚空之中就钻出来一条漆黑锁链,缠住了它的熊腰。

    早已经不能够匹配当前战斗层次的囚身锁链,一头捆着将魔,一头握在姜望手中,靴子轻轻一磕,黑骆驼便晃动着驼铃往前跑。

    姜望动用囚身锁链,一方面是为了试验法家秘术对将魔的效果,补充更多知见,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这个傻大个带路,往魔物更密集的地方而去。

    一地的魔颅被收进了储物匣。

    此处,距离那条生死线,才一千八百里。

    嘭嘭嘭嘭嘭!

    熊身将魔跑起来轰轰隆隆。

    区区一头相当于外楼修士实力的将魔,自然不可能摆脱姜望的钳制。

    它甚至于蠢到没太注意腰上的囚身锁链,挣了一下没挣开,便任其挂着。自己则是迈开大步,直往荒漠深处跑。

    黑骆驼的脚力很不错,轻松跟上了这头被压制了速度高大将魔。

    铃声摇动,往边荒更深处响。

    黑色囚身锁链,越拉越长,是晦暗荒漠上,一条移动的竖线。

    当初传自己囚身锁链岳冷,前几个月倒是悄无声息地被放出来了,也没个什么定论结果,大约算是清白。不过有意相避,虽然都在临淄,却也没有再碰到过。

    林有邪现在去了三刑宫,想来可以学到真传版本的囚身锁链,不知那又是什么样的威能。

    神印法仍然无法同血傀真魔产生联系,也不知她现在情况如何。同时也感应不到独孤小,这里与草原只有一条生死线间隔,却好像是已经在另一个世界。4

    姜望默默地看着前方的黑色锁链,有些无端的思绪在蔓延。

    在这人迹罕见,天地排斥的地方,人难免会有惶惑孤独之感。

    而回忆是孤独的伴侣。

    叮铃铃,叮铃铃~

    驼铃声在这里摇动了千万年。

    姜望收回思绪,好歹也要杀几个神临层次的将魔,这一趟才不算白来。

    此刻他右手握着锁链,如握缰绳,远远吊在那头将魔之后。左手五指虚张,平伸朝天。指尖是五色光团,在静静地旋转。

    他最近的道术修炼方向,在于缩短苍龙七变巅峰爆发的时间。亦无它法,只能熬以苦功。

    天空好像更暗了。

    但这种沉晦,又像是从未变化过。

    据说在边荒很多人都会产生一个怀疑—二这里真的是现世吗?

    “吼!”

    一股狂暴的气势,骤然勃发。

    混乱的气息滚滚似潮,如神临世!

    声音落下的同时,一个血色的高大身影,已经洞破空间,出现在姜望身前!

    人类在这片无垠荒漠里,方方面面都会受到压制,魔在这里却很自如。

    所以这头神临层次的将魔,是先一步发现的姜望,并且第一时间杀奔过来。而姜望要等它临近才能察觉。

    这是一个身披血色魔甲的高大牛魔,下为牛身有四蹄,上为人身有双臂,头是牛颅。大手抓着一根缤铁狼牙棒,其上痕迹斑驳。

    它四蹄扬空,踏得空气都泛开涟漪。高达三丈余的身形,像一座小山,当头便是一砸!

    铛!

    姜望一脚将黑骆驼送远,飞身拔剑横格。

    剑与狼牙棒相抵。

    巨大的力量覆压下来,直接将他砸进了沙地里!

    随着狼牙棒一起落下的,是无尽晦沉的土元,像是一块无形的石板,碾碎一切尘埃。

    轰!

    沙地被压出了平整的一片。

    像是夯实了地基,随时要建个房子。

    牛魔抬起狼牙棒,正要再接再厉——

    所以这头神临层次的将魔,是先一步发现的姜望,并且第一时间杀奔过来。而姜望要等它临近才能察觉。

    这是一个身披血色魔甲的高大牛魔,下为牛身有四蹄,上为人身有双臂,头是牛颅。大手抓着一根缤铁狼牙棒,其上痕迹斑驳。

    它四蹄扬空,踏得空气都泛开涟漪。高达三丈余的身形,像一座小山,当头便是一砸!

    铛!

    姜望一脚将黑骆驼送远,飞身拔剑横格。

    剑与狼牙棒相抵。

    巨大的力量覆压下来,直接将他砸进了沙地里!

    随着狼牙棒一起落下的,是无尽晦沉的土元,像是一块无形的石板,碾碎一切尘埃。

    轰!

    沙地被压出了平整的一片。

    像是夯实了地基,随时要建个房子。

    牛魔抬起狼牙棒,正要再接再厉——,

    牛魔虽然只有简单的灵智,但也完全感受得到对手的强大。

    无论它怎么挣扎,都无法给对手造成伤害,亦不能够避免身上血痕的增加。这种无力感,加剧了它的本能惊惧。

    于是在一声怒吼之后,身上的血甲一下子炸开!

    血甲崩散成血色的魔气,这魔气似怒海剧烈翻滚,吞天卷地间,有一种邪恶的生机在勃发……好像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要钻出来。

    但一座灿烂的焰城已经从天而降!

    炙烈明艳,辉煌绚烂。

    将这三丈余的牛魔,以及它的血色魔气,尽数镇住了,而后焚于烈焰中。

    当年的左光烈,十五岁获得黄河之会内府境魁首。

    十七岁时入边荒,以燎原之术,焚杀阴魔数千。

    如今他的焰花焚城,再一次于这片死地绽放。

    而释放这门超品道术的,是十七岁那年埋葬左光烈,十九岁时获得黄河魁首的姜望!

    时光荏苒,焰花未曾凋零。

    魔族不事生产,兵器多是自人族尸体上掠得。这个牛魔的兵器,也不知是哪位人族修士遗留。其中煞气隐隐,很见凶威。

    姜望一手握灭了焰城,随手将这根滨铁狼牙棒收起,而后遥遥一横剑——

    剑光咆哮数十丈。

    仍被囚身锁链捆着的那头将魔,已经被斩为两截,断躯高高飞起,还在空中,便崩散为魔气。

    姜望二话不说,已经落在黑骆驼背上,轻轻一引缰绳,驱使它离开了这里。

    为什么他没有继续让这头熊怪将魔引路?

    为什么他没有继续试验这头牛魔的其它信息,而是以焰花焚城迅速解决了战斗?因为他在牛魔刚才拼命爆发的血色魔气中,捕捉到了一种令他不安的力量——自从岷西

    走廊剑斩易胜锋,吸收其人星楼之后,他的灵觉好像变得更为清晰。

    也或许与易胜锋的死无关,只是神临境后生命层次的跃升。

    但不管怎么样,姜望感受到了危险,于是离开。

    这种令他不安的力量,与当初在断魂峡所感受的那种古老血魔的力量,似乎同源——但那血魔,不是被余北斗镇住了么?

    此时仍是在进入边荒的第三天,熊怪将魔都尚未奔够两百里地。

    也就是说,跨过生死线之后,姜望连两千里地都没有深入,就已经感受到了生命危险。

    这就是边荒。

    无论你是多么强大的人物,都会有相应的危险等着你。

    他不好奇,不探究,及时斩断联系,掐灭危险苗头……但仍继续往前。

    总要试试能够走多远,总要感受这么多年来,那些守护生死线的勇者,究竟在面对什么

    ,究竟付出了什么。2

    对抗魔潮的战损名单,荆牧两国军方,每年都会公布很长的一份。

    但纸上的数字终究太轻浮。

    荷载不了那么多丰富的人生。

    不曾亲身经历过,不能够理解历史的厚重。

    一路深入,仗剑独行。

    在深入边荒的第四天,已经又杀死了两头神临层次的将魔,消灭阴魔更是不计其数……已入边荒两千六百里,即将抵达生命禁区。

    这一天有很浓的雾。

    姜望坐在黑骆驼背上,看到一个摇摇晃晃的人影,从浓雾中走出来。

    姜望按着剑,看到那个人影逐渐清晰。

    那是一个气质温吞,身穿皮裘,做草原五马客打扮的中年男子,在走出浓雾后,变得非常具体。

    “邓叔?!”姜望大吃一惊。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99mk.com。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m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