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书网 >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 第404章 战役的尾声(大章)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404章 战役的尾声(大章)

小说:这游戏也太真实了作者:晨星LL字数:14628更新时间 : 2022-05-14 13:55:22
    燃料耗尽,长梭状的逃生舱熄火,顶部和尾部分别张开了降落伞,拖着它坠落在了一片黄沙中。

    半人高的辐射蝎被那动静吓得四散逃走,只有几只呆头呆脑的黄甲虫困惑的晃着触角。

    呲呲的漏气声传开,舱门息开了一道缝。

    几名拎着冲锋枪的亲卫队率先爬了出来,半蹲在地上警戒着。

    确认外面安全之后,其中一人立刻返回到逃生舱旁边,敲门示意里面的战友将舱门完全打开。

    很快,在两名亲卫队士兵的搀扶下,一脸狼狈的麦克伦将军逃生舱中一瘸一拐地撤了出来。

    这玩意儿说是逃生舱,其实就是一支大号“火箭”,缓降物是几只降落伞,乘坐体验自然谈不上有多好。

    虽然在演习的时候坐过几次,但麦克伦完全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用上这玩意儿。

    “这群该死的土著……蛆虫……”

    他的嘴里不断咒骂着,写满阴霾的眼睛在天上寻觅,担心有飞机追上来。

    不过所幸的是,联盟的飞机并没有追上他,方圆百里一片晴空,所有的一切都表明着。

    这儿已经是落霞省。

    除了他和几名亲卫队士兵之外,逃生舱中还坐着二十多名高级军官,包括他的副官和参谋。

    这几乎已经是这艘逃生舱所能容纳的极限。

    剩余的燃料并不足以帮助他们飞回上千公里之外的军事基地,不过这儿隔着河谷行省也有个两三百公里了。

    刚才在逃生舱中的时候,他已经通过通讯频道了解到,钢铁之心号已经完全沦陷……而且几乎就在他出发之后不到十分钟。

    想到这儿,他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下。

    他完全不敢去想,落到那些茹毛饮血的野蛮人手中,会被怎样粗鲁的对待。

    与此同时,他还从前线部队那儿了解到,那群野蛮人不但占领了他的飞艇,更是在他的舰桥上挂上了一面旗帜。

    那面旗帜似乎属于联盟。

    是的。

    到现在,他终于弄清楚了对手的身份。

    和军团作对的不只是巨石城一座幸存者聚居地,而是整个河谷行省南部所有幸存者聚居地组成的“联盟”。

    “……这群野狗。”

    麦克伦几乎要将牙咬碎,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

    他发誓。

    他会回来的。

    他会让那些人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用他们腐臭的血液洗刷这份耻辱……

    ……

    无论麦克伦如何狂怒着,都改变不了他窘迫和狼狈的现状,以及军团在河谷行省行动全线溃败的结局。

    落叶营地。

    此起彼伏的枪声持续了足足一个小时。

    披着黑袍、穿着防弹甲的士兵与穿着伪军服装的扈从们,在营帐之间展开了激烈的交火。

    一小时前,在负债大眼、工地少年与砖等一众死亡兵团和风暴兵团老兵们的带领下,两百余名扈从军士兵迅速占领了落叶营地的五座弹药库和武器库。

    控制住弹药库之后,大眼立刻将武器扔给了那些还没回过神来的扈从军士兵们。

    “军团烧毁了我们的家园!奴役了我们的兄弟姐妹妻子儿女!今日又想把我们从去前线当炮灰!”

    “我们会用拳头和枪管儿告诉他们,我们是人,不是这群鬣狗们圈养的畜生!”

    “如果你们还剩下一点儿尊严,哪怕只剩下一点——”

    “拿上枪,跟我走!”

    老实说,这番动员准备的很仓促,大眼的人联语也只是一般的水准,然大多数人听的并不是很清楚。

    然而在那种枪声大作的混乱中,大多数人还是被那激昂的声音感染,下意识地接过了扔向自己的步枪和弹夹。

    起义军将袖子卷过胳膊区分敌我,与赶来镇压的黑袍士兵展开了激烈的交火。

    最忠诚的炮灰被拉去了前线,留下来的这三千余伪军要么才摸到步枪没几天,要么本来就和军团看不对眼,只是屈服于军团的淫威才穿上了这身军服。

    驻扎在落叶营地中的军团士兵不过五百余人而已,而光是混进营地中的觉醒者足足有百人之多。

    不止如此,这些玩家们大多还是受到提拔的基层军官,听到枪声之后直接带着部下们倒戈了。

    科尔威麾下的部众很快陷入颓势。

    尤其是在飞艇的前端炮舱被炸毁,舰桥飘起联盟的旗帜之后,那些黑袍士兵们更是陷入了绝望。

    混乱中,穿着外骨骼的科尔威手中端着步枪,带着手下十余亲卫杀向了营地的西门。

    然而还没等他摸到门口,那十余名亲卫已经死伤过半,只剩下四个人护在他身旁。

    看着漫天纷飞的火星和闪烁在营地中的火光,科尔威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绝望。

    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何昨天还在与那些土著们激烈交火的扈从军士兵,会突然将枪口和凶狠的目光调转向他们。

    尤其是那些基层军官,没一个人手上都有着几条甚至十几条土著士兵的性命,这时候倒戈,难道就不怕被对面俘虏了清算吗?

    而且这些人是什么时候串通好的?

    平时也没见他们交头接耳啊!

    就在这时,一名扈从军的猛将却是拎着一把开膛者步枪,单枪匹马杀到了他旁边。

    科尔威下意识地看了眼他胳膊,见那袖子没有卷起来,心中这才松了口气,示意旁边几名神经紧张的亲卫不要开火。

    好在这位没有背叛他。

    刚刚从尸山骨海中杀出一条血路,战地佬喘着粗气,看着科尔威说道。

    “长官,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叛徒们背叛了军团!我的族人们在镇压那些叛徒的时候……不幸遇难。”

    “无论如何,您一定不能落在那些野蛮人的手上。我会掩护您,请您赶紧撤退吧!”

    这句话是方长帮他编的,他背了好久才做到一字不差。

    其实原本他是打算和大眼他们一起搞事儿,给眼前这个叫科尔威的家伙一个惊喜,然而奈何昨晚突然在论坛上接到了新的任务。

    管理者要求他继续扮演卧底,并且还要掩护科尔威成功撤离到军团在落霞行省的军事基地。

    无奈军令如山,鸡汤只能等下次了。

    不过想想也是,军团败局已定,成建制投降的百人队和十人队不计其数,俘虏的军官已经够多,不差那一两个。

    不如放走几个小虾米,以后钓更大的鱼。

    “这些吃里扒外的狗……”咬着牙从喉咙里挤出了这句话,科尔威看着仍旧站在自己这边穿山甲,心中不禁一阵感动。

    即使所有人都背叛了自己。

    但仍然有那么一两个忠心耿耿的家伙,不离不弃地跟在自己身旁。

    他发誓。

    如果有幸活下去,一定不会辜负这份闪闪发光的忠诚。

    “掩护我!”

    见科尔威并没有起疑心,战地佬心中松了口气,一脸忠诚地说道。

    “是!长官!”

    ……

    就在科尔威逃走之后不久,骷髅兵团的装甲部队便杀到了落叶营地的南大门。

    在看到了那一挺挺耸立的四联装机炮之后,驻守在门口的五十余名哨兵顿时丢下了武器投降。

    他们早就想投了。

    只是不想投给那些卷起袖子的伪军。

    毕竟是自己喂出来的狗,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他们都无法接受这份屈辱。

    不过最后的结果其实没什么差别。

    骷髅兵团的步兵数量有限,在给这些门卫缴了枪之后,便让他们在墙边抱头蹲成了一排,交给了杀到门口的扈从军士兵看着。

    见大势已去,不少原本还帮着军团抵抗的扈从军士兵,也纷纷卷起来袖子倒戈。

    最后五十余名身披着黑袍的军团士兵,在起义军的围攻之下,被赶上了落叶岭团团围住。

    其中有军团十夫长这类基层军官,也有从航空陆战队营地逃到这儿来的百夫长。

    虽然军团大多数部众已经成建制的投降,但仍然不乏负隅顽抗的存在。

    不过,这改变不了什么。

    在鼹鼠的命令下,五辆一号坦克停在了平缓的半坡上,沿着落叶营地的边缘一字排开。

    瞄准了敌方位于山头上最后的阵地,玛卡巴子看向脚边上的装填手喊道。

    “高爆弹!”

    “收!”

    那力量系玩家吆喝了一声,将在膛的破甲弹抽出炮膛,接着从弹药架上取下一枚弹壳印着he的炮弹塞了进去,用力地合上了炮闩。

    “装填完毕!”

    “开火!”

    一声声震耳欲聋的炮响,88毫米高爆弹划出一道道抛物线,落在了落叶岭的山头,爆开一片片烟雾。

    与此同时,一名名拎着突击步枪的玩家,在各小队长的带领下,有序地从硝烟弥漫的营地中穿插而过,朝着落叶岭的方向奔去。

    站在卡车的旁边,峡谷在逃鼹鼠举起望远镜,望了一眼不远处被炮火压制的山头。

    那儿没有提前修筑防御工程。

    想来军团的人也不会想到,他们有朝一日会被狼狈地推到山上。

    “坦克编队交替开火,保持压制,掩护步兵向山头推进!”

    通讯频道内传来一道道兴奋的喊声。

    “收到!”

    联盟的旗帜飘扬在数百米的高空,随着落叶营地的攻破,到此为止胜负已经没有任何悬念。

    现在应该算是打扫战场。

    扫了一眼营地中瑟瑟发抖、抱头趴着的幸存者们,鼹鼠看见负债大眼和工地少年与砖,正带着一伙人从营门口的方向走来。

    那些伪军士兵的脸上写满了忐忑。

    眼前这些人的身份并不难猜,

    甚至直到昨天为止,他们还在与这些人交火。

    不过,这些人并没有为难他们,甚至都没有缴他们手中的枪,只是给他们指了个方向,让他们去墙边帮忙看着军团的俘虏去了。

    至于一起走来的玩家们倒是没去,而是留了下来。

    “你们来的还挺是时候,山上那群人就交给你们了,别怪我们没给你们留口汤。”大眼嬉皮笑脸地说道。

    站在鼹鼠旁边的伊雷娜瞄了一眼他身后,好奇的问了句。

    “你们的穿山甲呢?”

    工地少年与砖笑着答道。

    “联盟双料高级特工又来新任务了,这次是掩护科威尔撤退。”

    “科尔威?”想起之前在论坛上看过战地佬的连载贴,鼹鼠立刻想起了这个名字,“那个落叶营地的最高长官?”

    “对,就是他。”

    见大眼点头,鼹鼠一脸遗憾的表情。

    “靠!放跑一条大鱼啊。”

    负债大眼笑着说:“这也算大鱼?就几个小头目罢了,飞艇上那些才叫大鱼呢。”

    鼹鼠叹了口气。

    “不扯淡了,打扫战场吧。”

    远处山头上的枪声已经停了。

    骷髅兵团的步兵已经压了上去,正带着几个俘虏往山下走。

    看其中一个俘虏的模样,似乎和一般的小喽啰还不太一样,搞不好是个高级军官。

    眼珠子转了下,鼹鼠忽然看向旁边那辆装甲卡车的驾驶位,吩咐道。

    “富贵,你往西边继续开,去找战地佬。”

    打着哈欠的精灵王富贵翻了个白眼。

    “日你,咋不叫我精灵王?”

    “赶紧的,趁他还没走远,去吓唬他一梭子,等他还击你就假装被打坏了引擎,把方向盘这么一横。”

    说着,鼹鼠用手比划了个动作。

    精灵王富贵瞧见一笑,发动了卡车。

    “ok,懂你意思。”

    拖着四联装机炮的装甲卡车重新启动,脱离队伍,朝着西边儿的方向给穿山甲增加难度去了。

    鼹鼠招了招手,带着剩下的人深入了落叶营地,准备和好兄弟们一起清点下缴获的战利品。

    军团留在营地中的物资还是挺多的。

    包括发电机、营养膏合成器、大量的军需品、一些处理废品的工作台和加工用具、以及足以武装半个师的武器和弹药。

    没有后勤补给线,军团只能通过就地取材的方法制作需要的弹药以及化学品。

    临时搭建的厂房里,甚至还能看到刚车出来的枪管和子弹,甚至还有没来得及装药的100mm炮弹。

    那些俘虏中,应该有部分军团的技术人员,否则光靠这些废土客们自己,可做不来这些高难度的活儿。

    就在鼹鼠检查着弹药库的时候,负债大眼和工地佬则去了战地气氛组的营帐那儿。

    那里是军团以及扈从军军官的驻地。

    包括那些军官们的私人物品,奴隶,以及一些值钱的好东西,一般都放在这儿。

    搜刮战利品。

    自然要从好兄弟的帐篷开始。

    负债大眼和工地佬相视一笑,朝着帐篷走去。

    也许是俩人笑的太猥suo,也许是那沾着血的刺刀太吓人,眼看外面的乱军攻了进来,缩在帐篷里的女人们,茫然无措的脸上写满了惊恐。

    其中一名个头稍矮、浅褐色头发的小姑娘,挣扎的眼神中忽然闪过了一丝绝望。

    从记事起,她便听军团的教官说,能做军团的狗是她们的荣幸,若是到了那些废土客和变种人们的手上,她们这些软弱瘦小的可怜虫连挨鞭子的机会都没有,不是被虐待到死,便是被剥了皮丢进油锅。

    之前麦克伦将军将她和其他人一起,送给那个穿山甲的“土著”时,她的心中便紧张的要死,生怕被他给煮了吃了。

    然而这半个月来的相处,她逐渐发现,那个人其实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么野蛮或者说邪恶,甚至比军团的人对她们还要好。

    他不但没有强迫她们做不愿的事情,甚至还体恤她们的体力,只让她们做了一些洗衣服这类力所能及的工作。

    为了避免她们被其他流民和废土客骚扰,他还特意将她们的帐篷放在了自己帐篷的旁边。

    也正是那时候,她的心中甚至生出了一个连自己都意外的念头——当那位土著老爷的仆人也挺好的感觉。

    然而……

    那个人没有回来。

    很显然,他英勇的战斗到了最后一刻,被这些“叛军”们杀死了。

    与其被这些恶魔们抓住,倒不如……

    看着走进帐篷的两人,她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决然,悄悄抓起了桌上刮胡子的刀片,打算自我了断。

    一眼便瞅见了那小姑娘的动作,正与工地佬说笑着的大眼,顿时被吓了一跳。

    来不及问清楚状况,他连忙上前拉住了那小姑娘的胳膊,把刀片从她手里抠了出来。

    “你疯了吗?”

    被吼了一句的女孩明显被吓傻了。

    她将嘴唇咬得发白,那双瞪大的眼睛中写满了惊恐,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呃,我听说这叫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但好像又不太像,”工地少年与砖插了句嘴,“总之,你别指望你那点儿人联语能和她掰扯清楚,交给那些管理后勤部的npc吧。”

    联盟有收容所一类的地方。

    那里和流民营地类似,主要是收容并教育从奴隶贩子手中赎买的奴隶,以及从掠夺者手中解救下来的可怜人。

    这些人大多已经在连日的折磨中,丧失了在正常社会生活的能力,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生理上都很难适应新的生活。

    在让“被监管者”们回归社会之前,联盟会安排指导员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教他们识字和读报,并在他们获得至少一项谋生的技能之后,为他们登记新的居民身份,放他们开始新的生活。

    这些人虽然没有受过折磨,但从出生开始就以奴隶的身份活着,眼中完全看不到一丝对自由的渴望。

    “这游戏真尼玛麻烦……”

    军官打不赢了还知道投降,倒是那些炮灰们快把血给流光了,而最忠诚的反而是个奴隶……

    当然,也未必是对军团的忠诚。

    大眼叹了口气。

    虽然是智力系,但他不太想思考那些复杂的问题。

    松开了抓着她胳膊的手,他将沾着血的刀片扔到了一边,不管手上流着的血,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那个一心求死的女孩。

    “这是……那个穿山甲写给你们的,拿着。”

    看着手中的纸条,女孩一脸茫然。

    很显然,她并不识字。

    负债大眼无奈地又将纸条拿了回来,清了清嗓子,用不太标准的人联语念道。

    “曙光城的旅馆招洗衣工,推荐公路镇旅店,那个叫胡克的老头是个好人,在掠夺者来临时,我们向他们伸出了援手。”

    “联盟的土地上没有奴役,没有压迫,我们在那里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国度,我们在旗帜下宣誓绝不对野蛮屈服。”

    “因此,你们同样不必屈从于我。”

    “你们已经学会了谋生的技能,可以——也应该去那里,过正常人的生活。”

    负债大眼结合自己的理解,把他的措辞稍微修饰了一下,让那些话听起来不是那么的难懂。

    帐篷里的几个女人面面相觑。

    那个浅褐色头发的少女低着头,沉默了很久。

    负债大眼和工地佬随便回收了一些战地佬的私人物品,准备替他带回曙光城去。

    就在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浅褐色头发的少女忽然抬起了头,鼓起勇气上前拦住了二人。

    “我,叫丽莎。”

    负债大眼和工地佬停住了脚步,愣愣地看了她一眼,不明白这小姑娘又打算干啥。

    轻轻咬了咬嘴唇,她用人联语接着说道。

    “他……如果他还在的话,请替我告诉他。”

    “我会等他。”

    负债大眼和工地少年与砖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眼。

    “她说啥?我刚才走神了。”

    “呃,好像说她叫丽莎?要等那个穿山甲。”

    “卧槽,牛啊!”

    见负债大眼一脸惊讶,工地少年与砖下意识脱口而出道。

    “哪种牛?”

    负债大眼一脸无语地看着他,翻了个白眼。

    “……你特么能不能不要抖这种煞风景的机灵。”

    工地少年与砖一脸心虚地说道。

    “我……其实就是想问下,是双头牛还是正常的那种牛。”

    “……”

    ……

    西线的战事告一段落,进入落叶营地的楚光向当地的幸存者宣布了军团溃败的消息,以及联盟的胜利。

    瑞谷市一带被联盟纳入复原区,而落叶营地将被更名为落叶城,成为联盟的一部分。

    被军团俘虏的幸存者们可以自由决定去留,而愿意留下来的人,联盟会帮助他们在废墟上重建家园……这些工作会随着前线的推进一并展开。

    至于那些被俘的扈从军士兵,联盟赦免了他们在战争期间为军团做事儿犯下的罪行。

    虽然有小部分是主动加入的军团,但大多数人都是在军团的胁迫之下才成为的炮灰。

    追究他们的责任,未免有些伤感情。

    当然,如果有幸存者指认,其中某人利用扈从军的身份,犯下了严重的罪行,仍然免不掉劳役的处罚。

    和以往一样,联盟会在落叶城的附近建一座战俘营,关押战俘。

    他们将用劳动偿还自己犯下的战争罪,并以此补偿那些因他们而流离失所的人们。

    就在楚光忙着带领他的小玩家们打扫西线战场的时候,联盟的北疆此刻却是蠢蠢欲动。

    西洲市北。

    天水支流与一片荒山野岭交汇的边缘,一支千人规模的部队,正朝着南方不紧不慢地行军。

    队伍中混着十几辆三轮摩托和六轮的卡车,上面驮着一些轻重机枪、迫击炮以及反装甲的火箭筒等等。

    虽然这些人携带的都是些步兵武器,但没有人会怀疑他们的火力。

    从那五花八门的装束不难看出来,这些人的身份是佣兵。

    而在河谷行省,能将佣兵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家伙凑成千人队的,也只有巨石城和布格拉自由邦这两个地方。

    而从这些人行进的方向来看,不能猜出他们来自后者。

    走在哈德尔的旁边,带着皮毡帽的男人眺望着南边的一片山峦,笑着调侃了一句。

    “我们这时候出手,会不会有点儿不太好?”

    嘴角轻轻翘了下,扛着步枪的哈伯德,一脸懒散的说道。

    “总是束手束脚可发不了大财。”

    哈伯德这个名字,在布格拉自由邦也算是小有名气。无论是他本人,还是以他本人名字命名的佣兵团都是如此。

    就在数日之前,一名神秘的雇主通过中介找到他,希望他能从北边袭击联盟的黎明城。

    哈伯德起初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个买卖,毕竟这和送死没什么两样,报酬再多也得有命花才行。

    然而,那个雇主很快又提供了一条线索。

    军团会调整沙漠中的部署,瑞谷市的飞艇将被调回落霞行省支援9号绿洲的战斗。

    而在此之前,联盟的兵力必定会被牵制在西线,而北线的防御必然空虚,这时候入侵黎明城不会遇到太多的抵抗。

    除了提供这条消息之外,那名雇主还表示可以支援他们一批军火,并将原本100万第纳尔的酬劳提高到了120万。

    120万第纳尔,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就算是平均分,分到每个人的手上都能有一千多……虽然考虑到成本,哈伯德并不会这么分。

    而且除了赏金之外,根据那位雇主所言,缴获的战利品他也可以自己随意处置。

    很早以前,哈伯德便听说,黎明城已经聚集了三四万幸存者,并且囤积着价值几百上千万筹码的援助物资。

    有人出钱出装备,战利品还全都归自己,如此丰厚的条件,哈伯德完全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部队行进至天水支流的江边。

    看着近在咫尺的天水,哈伯德立刻下令道。

    “准备渡江!”

    进入雨季之后,天水比以往要湍急,而这条支流的江面也明显宽了许多,最窄的地方都足足有1公里。

    不过对此哈伯德早有准备。

    他的弟兄们虽然没打过水战,但不代表他不会看天气。

    二十条约莫有两张双人床垫大小的充气筏放下,每只充气阀上配了4只划船的桨。

    千余人分成了两波,两支百人队在哈伯德的带领下,率先登上了充气筏渡江,而剩下的人则留在岸边警戒。

    站在充气筏的前端,哈伯德望着天水支流的南岸和前面奋力划桨的弟兄们,眼中浮起了一丝兴奋和残忍。

    既然联盟一时半会儿顾不上这边……

    到时候在黎明城多待几天好了。

    虽然那些流民的姿色肯定比不上布格拉自由邦酒馆的舞女,但在城里他可不敢随意胡来。

    外面就没那么多约束了。

    就在哈伯德心中思绪万千的时候,他的先头部队距离岸边已经只剩下最后五十米。

    这时,那不远处的江岸边上,葱葱郁郁的山林边缘,忽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从那略显苗条的肩宽来看,那大概是个女人,它披着一件带兜帽的斗篷,兜帽下的阴影遮住了整张脸。

    哈伯德微微眯了眯眼睛。

    对危机的直觉,让他从那人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他扯开嗓门,大声喊道。

    “嘿,岸边上的小妞,这可不是郊游的地方。本大爷今天有事儿要忙,没空陪你玩。”

    那人没有回应。

    哈伯德神色冷了下来,朝旁边的弟兄们打了个手势,手同时摸向了挂在充气筏上的自动步枪。

    “准备战斗……”

    不得不说,他的判断很果决。

    而事实也证明了,他的判断确实正确。

    只不过……

    似乎有些晚了。

    几乎就在他下达命令的时候,他们距离江边已经只剩下了三十米的距离,而站在河岸上的那人也在同一时间动了。

    而且——

    那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简直不像是人类。

    哈伯德只见她双腿微微弯曲,紧接着便如炮弹一般跃向空中,跨越二十余米的距离落在了最前面的一艘充气筏上。

    巨大的冲击力让那艘充气筏几乎向下折成了两截,站在那上面的佣兵纷纷惨叫着飞了出去,落在了水流湍急的江中。

    瞧见这一幕的瞬间,哈伯德瞳孔骤然一缩。

    不等他反应过来,那快如一阵风的身影,已经跃向了下一艘充气筏,同是两道白光从她的袖口弹出。

    从那闪烁的残影,他勉强看出,那是两把匕首!

    根本来不及招架,瞬间两名刚刚抬起枪口的佣兵毙命,没等他俩摔进江里,杀入人群的那人又割断了两人的喉咙。

    手中两把细长的匕首上下翻飞,如同飞舞的螺旋桨,如飞舞的锯子一般撕裂了脚下的充气筏。

    蹲在哈伯德旁边的副官脸上写满了惊慌,架着手中的轻机枪试图瞄准拿到矫健的身影。

    然而那人离友军太近了!

    他既无法瞄准,也无法开火。

    “该死……我瞄不到它!”

    哈伯德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大声吼道。

    “不要跟它近身缠斗,被近身的跳到江里!其余人开火!给我压制它!”

    突突突——!

    架起的机枪终于喷吐出火舌,那名副官不等队友们完全跳下去,在哈伯德的催促下扣下了扳机。

    子弹如飞蝗一般袭向那艘充气筏!

    在那密集的火力网中,两名来不及跳船的佣兵瞬间毙命,只有不到五人成功跳进了江里。

    即便他们根本不会游泳。

    解决掉了一艘充气筏,那人仿佛不知疲倦一般,根本没有停留,继续跃向了下一艘。

    短短五分钟的时间,20艘充气筏已经沉没一半,落水的佣兵也死伤七七八八,绝大多数都被湍急的天水卷向了下游的方向,只有少数几个会水的一脸惊恐地狗刨,朝着北边游去。

    瞧见江面上的状况,等在江边的佣兵们只能干着急地看着,就算架好了迫击炮和机枪,也完全帮不上忙。

    那人离他们的队友太近了。

    一发迫击炮过去,不一定把那人干掉,指不定他们的老大先没了。

    眼看着部下持续伤亡,哈伯德急得红了眼睛,见那道影子越来越近,终于忍不住大声吼道。

    “撤退!所有人后撤!”

    接到撤退的命令,佣兵立刻抓住桨,卖力地朝着相反的方向划着。

    然而那人却根本没有放过他们的打算,笔直地追了上来。

    一名佣兵取出了装在盒子里的铁拳火箭筒,瞄准了站在充气筏上那人,抠下了扳机。

    一道白烟嗖的窜了过去。

    然而几乎是同一时间,一架小巧的四旋翼无人机从天空笔直冲了下来,横在了他与那人之间。

    爆炸声轰然响起!

    火箭弹与无人机撞了个正着,同时也引爆了无人机上的炸药,二次炸裂的火花瞬间吞没了两艘充气筏,将发射火箭弹的那个佣兵炸飞了出去。

    狂乱的气流在江面上荡开,推着周围的充气筏向外扩散的同时,也掀开了那人头顶的兜帽。

    哈伯德眼睛微微一缩。

    那是一张五官平淡无奇的脸,略微抽象的轮廓,就如同服装店橱窗内的假人。

    瞬间意识到那是什么,他失声惊叫道。

    “仿生人!”

    “你是企业的人?!”

    那人没有回答,趁着爆炸的冲击波还没把充气筏推太远,双腿再次发力,如炮弹一般跃向了哈伯德所在的那艘。

    同时,这也是最后一艘!

    眼见着那人朝自己冲来,哈伯德大吼一声,肌肉之下的血管如蚯蚓一般扭动着,连带着全身的肌肉都在膨胀。

    紧接着,他干脆扔掉了步枪,拔出了绑在大腿上的两把短刀,正面迎向了那人。

    铛铛——!

    连续两声金属碰撞的交鸣声响起,庞大的力道震得他虎口隐隐发麻。

    站在充气筏上的仿生人向后倒退了半步,平淡无奇的五官中虽然看不出半分悲喜,却似乎显露出了一丝惊讶。

    至少在哈伯德看来是如此。

    “别小瞧了老子……老子好歹也是觉醒者,”他的眼中燃烧着战意,两把短刀架在身前,调整着呼吸,试图稳定住摇晃的重心。

    从咬紧的牙缝中,他挤出了一句挑衅的话。

    “恶心的怪物……老子这就把你拆成零件。”

    “你的话,太多了。”

    没有一丝感情的电流音飘来,这是它动手之后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唯一的一句交流。

    两把柳叶似的匕首,在它的手中再次转动了起来。

    如同战斗机的螺旋桨。

    哈伯德缩动着瞳孔,试图看清那刀刃的轨迹,然而眼睛的帧率已经渐渐无法将其捕捉。

    站在船头的仿生人再次动了。

    这一次,它的速度比刚才更快。

    看着迎面冲来的假人脸,哈伯德全身肌肉暴涨,怒吼着猛的一刀挥出,然而那空挥的失控感却让他心头一沉。

    好快!

    这是他脑海中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

    微微侧身的仿生人,轻松避开了他全力的一击,矫健的步伐已经落在了他脚后跟半寸,翻飞而过的匕首只是一个闪烁,便轻描淡写地割开了他的后颈。

    那里,是神经的中枢。

    因为避开了动脉,没有鲜血喷出。

    哈伯德睁大了双眼,试图把头扭向身后,身体却已经不受控制,直挺挺地向前倒在了充气筏上。

    甩了甩挂着血痕的匕首,站在充气筏上的仿生人看了一眼江对面,扭过头跳进了江里。

    总算是回的过神来,站在江边的佣兵纷纷扣下扳机,朝着那道身影消失的方向宣泄出凶猛的火力。

    攒射的弹雨在江面上溅起一串串水花。

    紧接着又是两发迫击炮弹坠入了江面,爆开的水柱冲上了十数米。

    然而,那道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狼藉的江面,和一滩滩淡红色的血……

    众佣兵们脸上写满了惊恐。

    “魔鬼……”

    “那是什么玩意儿?!”

    “是觉醒者吗?”

    “不……那东西还是人类吗?”

    完全是一边倒的屠杀。

    虽然在陆地上他们有着十成的信心能将那东西击毁,但在那湍急的江水上……除非是反射神经强化的觉醒者,否则别说是瞄准,恐怕站稳都困难。

    步枪可没有“垂稳”这种东西。

    一名留着络腮胡的男人咽了口唾沫,看向站在一旁的弟兄。

    “老大死了。”

    他是哈伯德佣兵团的百夫长。

    不过现在哈伯德死了。

    他大概会带着自己的弟兄们,用自己的名字注册一个新的佣兵团。

    旁边的百夫长神色凝重地点了下头。

    “嗯……”

    留着络腮胡的男人继续问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他们只带了二十艘充气筏,已经没有渡江的装备,而就算有,只要那个鬼东西还在,他们也不可能有机会过去。

    完成任务已经成为了不可能。

    一名稍年长的百夫长咬了咬牙,语气沉重地说道。

    “撤吧……”

    ……

    象征性地朝着江对岸打了几轮迫击炮,一方面是泄愤,一方面大概是为了悼念他们死去的团长。

    聚集在江边的佣兵见没有人再游上来,踌躇了一会儿之后,最终还是一窝蜂地撤了。

    而与此同时,稍下游一点的地方,一名仿生人钻出了江面,甩了甩身上的水珠,脚步平稳地走到了岸上。

    “干得漂亮!主人会感谢你的!”

    骑在夏盐肩膀上的人偶轻轻晃悠的小腿,那恬静而美好的脸蛋飘来一声由衷的夸奖。

    打了酱油的夏盐觉得自己应该也说点什么,于是哈哈哈笑了笑,略有些尴尬地说道。

    “看来都不用我们出手了……”

    她的背上背着一把ld-47s狙击枪。

    虽然已经很久没有战斗过,也并非觉醒者,但她的本领并没有生疏——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然而……

    小柒却吐槽了一句。

    “把们字去掉哦,小柒是出手了的!”

    听到这句话,夏盐的眉毛狠狠抽动了一下,瞪着那个坐在自己肩膀上的家伙。

    “你这家伙,小心我把你扔进河里!”

    控制着人偶的小柒弯了弯嘴角。

    “别嘴炮,有本事你就扔好了。”

    见这家伙神气的样子,夏盐被气得龇牙咧嘴,把它从肩膀上拽下来一阵揉捏,但又不敢把这家伙真的扔进河里。

    和那废纸篓不同。

    就算不考虑楚光的想法,这也是帕伊做的人偶。

    这么多天的相处,她早就和那个蓝眼睛的小姑娘成了朋友。

    小柒显然是知道的,在她揉搓自己的脸的时候,干脆断开了和人偶连接,躺平不管了。

    天琴甩了甩匕首上的血和水珠,看着那个被揉搓着的人偶,用那波澜不羁的电子音回答道。

    “谢谢,支援很及时。”

    见天琴看着这边,夏盐感觉到一阵不好意思,又小心地把小柒放回了肩膀上。

    重新连线,小柒嘚瑟地晃了晃小腿,继续说道。

    “不客气……话说避难所里的仿生人,我还以为不能对活着的生命体出手呢。”

    “一般情况下确实不可以,不过方法博士修改了我的服务条款,增加了限定条件,比如判断避难所或者清单中的人员遇到危险,可以使用必要的武力。”

    目光微微闪烁,天琴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

    “你不也一样吗?”

    小柒得意地翘起了嘴角。

    “那当然,这些可恶的家伙竟敢对小柒的主人图谋不轨,小柒必须得教训一下他们!”

    大概半个月前,它的主人便和它说过,联盟的北境可能会遭遇袭击。

    之后前往瑞谷市的时候,它的主人大概是和101号避难所的管理者达成了什么协议,将天琴派到了这儿。

    见楚光这么担心这里的安危,小柒便调了两架无人机飞去了黎明城的边缘,顺便还拉上了在101号营地留学的夏盐。

    倒不是非要拉着她。

    主要是主人不在通讯范围,它一个人待着怪无聊的,就把经常扛着它上下楼的“仆人”也给喊上了。

    顺便,和这个笨蛋炫耀一下自己美丽的新身体。

    听着两个ai交流,夏盐感觉完全插不上话。

    这时候,她忽然注意到了天琴身上的抢眼和裂痕,担心地开口说道。

    “你受伤了。”

    天琴的瞳孔微微闪烁,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小问题,只是一些外观上的损坏,活动部件和控制部件仍然完好,对我的机能并未造成影响。”

    这大概是她说的最长的一句话。

    夏盐眼睛闪闪发亮地说道。

    “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帮你修好。”

    这是她最近刚学会的手艺,正愁没机会练练。

    对上了那充满期待的眼神,天琴微微愣了下,沉默了片刻看向旁边。

    “那个……不必了。”

    ------题外话------

    晚了一会儿,今天仍然是万字大章,明天应该不会晚点了,大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99mk.com。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m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