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书网 > 天启预报 >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差距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差距

小说:天启预报作者:风月字数:6546更新时间 : 2022-05-13 20:33:27
    力量,从来都是一个过于轻薄的词汇。

    在太多的时候,意义不明,模棱两可,变成了飘忽的象征。

    以至于,人会迷失,忘记……什么才是力量。

    不可一世的强权?对大局无与伦比的掌控?无以计数的党羽和手足?仿佛来自整个世界的支持?还是说毁灭一切的暴力?创造一切的奇迹?

    在更多的时候,那些沉迷在所谓力量中的人往往会觉得万物在自己掌握之中,无限制的膨胀,感觉无所不能。

    殊不知,力量和力量之间是有差别的。

    而有的时候,一切力量,在另外一些力量的前方,毫无意义。

    宛如梦幻泡影。

    不值一提。

    就仿佛现在——

    当冥府巨人踏着毁灭之潮,再度展开双翼时,那层层降下的封锁便崩裂出了一道道庞大的缝隙。

    难以囊括那仿佛日轮一般耀眼的辉光。

    就好像,太阳从冥府之中升起。

    浩荡的冥河奔流之中,波澜再起。

    只是瞬间的错愕,愚者的眼瞳就被那急速放大的耀眼辉光所刺痛。来自统和意识的投影,在弹指间间,便被那驰骋而过的身影所撕裂。

    溃散无踪。

    只有槐诗疑惑的俯瞰着那一张错愕的面孔消失在空气里,满怀着不解。

    “十倍?”

    机神无奈耸肩:“所以说,你们认真的吗?”

    回应他的,是足以湮灭整个地狱的怒火和烈光。

    冥河激荡。

    即便是相位转移和深度迁跃的力量,也难以在这无穷尽的破坏之中保全自身,可自一道道火光和风暴的间隙之中,庞大的机神却仿佛鬼魅那样,闲庭信步的游走,轻描淡写的将扩散的焚风和爆炸的冲击抛在身后。

    但很快,封锁之中就涌现出新的变化。

    无以计数的深度锁链在【命运之轮】操纵之下,贯穿深渊,缠绕在虚空之中,隔绝了深度和相位的干扰。

    【审判】运转,自框架之中设下限制,死死的压制住了奥西里斯的引擎的那恐怖输出功率。【星星】顶替了【世界】的位置,引力的漩涡从空气中浮现,足以令铁石坍塌的重压不断的迸发。

    【节制】开始抽取领域之内的源质,创造出一片虚无的真空……在转瞬之间,仿佛同整个世界为敌。

    举步维艰。

    自从二十二位天选之人彼此连接,建起封锁的瞬间,这一切就已经注定。即便是奥西里斯,也将在这变幻莫测的压制和封锁之中,化为笼中之鸟。

    短暂的瞬间中,雷达中的高能量反应警报激烈的炸响。

    就在奥西里斯的周围,一个个庞大的轮廓从虚空中浮现,手握着神迹刻印所打造的武装,毫无任何犹豫的,发起了围攻!

    四臂的巨人如肤色如烈火,在【恶魔】的怒吼中膨胀,浑身笼罩在染血的甲胄之中,向着奥西里斯斩下斧刃。

    诡异的五官从大地之上凭空浮现,自【魔术师】的操纵之下,活化的巨手带着无与伦比的质量,拔地而起。

    漫天风沙席卷,庞大的狮身人面兽拖曳着庄严战车,升上天空,裹挟着苍白的风暴和漫天的火光,从天而降!

    毫不犹豫的动用了所有的力量,全力以赴的发起进攻。在千万次的模拟之中,即便是晦暗之眼的灾厄种,也将在这毫无瑕疵的围攻之下变成破碎的尸骸。

    遗憾的是……接下来的变化却和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轰!

    金铁碰撞的轰鸣里,火花飞迸。

    自围攻的核心之中,奥西里斯抬起面孔。

    庄严的钢铁面孔笼罩烈火,宛如狞笑那样。

    随意的抬起一只手,将恶魔的斧刃捏住,再然后,抬起另一只手,轻描淡写的抵御住了来自战场的冲击,最后,抬起了脚掌。

    禹步践踏!

    迸发的气浪之中,庞大的巨手坍塌,化为了飞扬的尘埃。

    “魔术师?把戏玩得挺好,还有吗?”

    紧接着,狮身人面兽哀鸣,自冥府巨人的拉扯之下,不由自主的拖曳着战车,向前,领受奥西里斯的俯瞰。

    “战车?真不错。”

    槐诗颔首,品味着巨兽的澎湃力量和来自战车的恐怖冲击,由衷赞许:“勉强可以给奥西里斯提鞋。”

    轰!

    自钢铁巨力的迸发之中,足以牵引山峦、撕裂大地的战车被轻描淡写的甩出,挥洒,仿佛抛出的铁饼那样,抛向远方。

    两只狂怒的狮身人面兽猛然挣脱枷锁,向着奥西里斯扑出,配合着恶魔发起反攻。可紧接着,自荷鲁斯之剑的贯穿之下惨烈哀鸣,血如泉涌。

    而当那一张染血的金属面孔回头时,便看到异化为六首巨蛇的恶魔,背后铺天盖地的蝠翼展开,绞杀而至。

    “这么黑暗的吗?”

    槐诗轻描淡写的格住了来自恶魔的进攻。

    甚至,用不着开启荷鲁斯之剑的日心模式和别西卜的智能辅助,当冥府巨人的一只手随意的挥洒时,便将恶魔的吐息、诅咒和斧刃尽数隔绝在外。

    甚至,还体贴的献上了掌声和鼓励,生怕对方丧气。

    “加油,加油,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太厉害了,太黑暗了。不过猜猜我刚刚想到了谁?哈,反正不是你爹妈——”

    轰!

    在恶魔的嘶吼中,长牙自铁拳之下崩碎。

    紧接着,荷鲁斯之剑上挑,随意的将从天而降的陨星撕裂。

    【魔术师】所创造出的焚烧大星轰然炸裂,化为无以计数的碎片扩散,卷起赤红的潮汐。

    潮汐之中,来自【皇帝】的威权降下,强行支配了整个封锁内的所有失控的源质、热量、动能。

    一切溃散的力量再度聚合,编制,再塑造,化为冠带黄金之冠的巨龙轮廓,回首,喷吐出铺天盖地的吐息。

    可吐息自巨人的前方开辟,凄厉的鸣动之中,灼红的钢铁之手捏住了巨龙的面孔,粗暴的收缩,压制,践踏至脚下。

    “【皇帝】?你的宫殿在何处呢,陛下?”

    槐诗好奇的发问:“是否需要我向你的悲伤和王座行个礼?”

    轰!

    剑刃斩落,巨龙之首飞上了天空,带着虚幻的血色溃散,化为无形。

    只留下了最后的评价。

    “垃圾。”

    接连不断降下的毁灭轰击之中,奥西里斯抬起眼瞳,逆着无以计数的烈光,冲天而起,掀起暴虐的风暴。

    肆意的来去。

    就像是驰骋在猎场之上那样。

    即便身陷重围。

    自天选之人们的干涉和压制之中,不断崩裂的装甲之上,那自引擎之中流淌出的恐怖光焰却越发的耀眼,狂暴!

    足以将数十个大群尽数葬送的轰击无法令他后退一步,即便是面对十倍数量以上的围攻,依旧无法让他动摇分毫。

    这便是理想国曾经顶峰时期所创造出的战争机器,不惜代价的集合了全境的技术、定律和秘仪,自冥河的最深处,重聚曾经神明们的遗骨,以此而奠定的伟大造物。

    为了毁灭地狱而打造出的毁灭工具,为了杀死怪物而造就的怪物杀手。

    现在,奥西里斯翱翔在天穹和大地之间,自烈光和火焰之间掠过,冷漠的俯瞰一切,面对着四面八方的围攻,暴虐的将一切尽数击垮。

    只留下戏谑的嘲弄。

    “审判?”

    光翼横扫,撕裂了缠绕在四肢之上的束缚,“这么软弱的审判,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力量?”

    铁拳突进,缠绕着雷光,同天选之人碰撞在一处,天崩重现,钢铁扭曲,而天选之人却狼狈的倒飞而出:“这就是力量么?爱了爱了——但除了丢人现眼之外,又能用来做什么?”

    “星辰?换句话说,就是萤火之光的意思吧?”

    “正义?这是你们黄金黎明的冷笑话?确实,有被笑到……”

    自毁灭中,奥西里斯就仿佛是轻松又愉快的春游那样,肆意的点评着眼前游乐园中五花八门的项目。

    即便钢铁之躯自利刃之下贯穿,残存的长矛烧成了赤红,仿佛化为了他的爪牙。

    渐渐剥落崩溃的装甲之下,火光越发的炽热。

    就好像,怪物漫步在属于自己的地狱中那样,细嗅着风暴中硫磺的气息,吮吸着甘美的死亡和毁灭。

    令人……毛骨悚然!

    而就在那一瞬间,沉默凝视的愚者终于找到了稍纵即逝的机会。

    “隐者!”

    于是,自漫天飞洒的血水之中,骤然间有一张苍老的面孔从血水倒影中浮现,宛如幻觉那样,猛然抬起头,看向了槐诗的所在。

    隔着重重阻碍。

    一瞬间,槐诗眼前的一切好像尽数消失无踪。

    脑中,一片空白。

    突如其来的茫然之中,他忘记了自己从何处而来,去往何方,究竟为何而存在于此处。

    由隐者所编制的空白梦如此突兀的从灵魂中浮现,充斥了所有的意识,令他陷入了瞬间的迟滞,难以反应。

    就连奥西里斯的警报都戛然而止。

    可紧接着,隐者的哀鸣便从灵魂之间的集合中响起,伴随着槐诗眼瞳的颤动,无以计数的苦痛、绝望、愤怒自灵魂中井喷,一寸寸的将隐者所编制的梦境,连带着隐者一同撕裂!

    恶魔咆哮着,巨大的身躯显化,带着狰狞鳞甲的巨蛇将冥府巨人缠绕在其中,猛然收缩,桎梏,令那疾驰戛然而止。

    而就在此刻,此刻,世界的威权同审判重叠,太阳和月亮的力量叠加自倒吊人的手中,无穷源质在威权之下层层蜕变,到最后凝结为仿佛结晶的耀眼烈光。

    残缺的战车再度腾空而起,仿佛背负着燃烧的星辰那样,悍然扑出!

    带着那仿佛恒星凝结而成的神迹,降下毁灭!

    而就在那一瞬间,自恶魔的痛苦嘶鸣中,那一张残缺的钢铁面孔,再度抬起,冷漠的凝视着从天而降的毁灭。

    伸出了手。

    握紧!

    从天而降的冲击戛然而止,遍布裂隙的光焰之矛在那五指之间不得寸进,徒然的照亮了那一双猩红的眼眸。

    紧接着,随着五指的合拢,轰然爆裂!

    仿佛火山一样的烈光冲天而起,扰动的焚风化为炎流,那过于狂暴的力量即便是来自天选之人的封锁也无从束缚。

    即便只是泄露的余波,从封锁中喷出的光流依旧撕裂了无何有之乡的防御,辐射到了深渊之中,化为了一道灼痛眼球的凄厉残痕。

    而此刻,就在艰难修复合拢的封锁之内,爆炸的最中心。

    一片死寂。

    耀眼到宛如烈日的火焰之中,一个漆黑的身影,缓缓的浮现。

    仿佛自地狱中归来,冥府中的巨人再次向前,拖曳着手中恶魔的残骸,沐浴火焰,践踏焦土。

    即便所有的装甲在那恐怖的轰击之下蒸发,可灼红的骨架之上,依旧缠绕着几乎凝结成实质的憎恶之火。

    当破碎的面孔抬起时,线缆裸露的狰狞轮廓,便仿佛在笑那样。

    “仅凭着这种程度的招数,就足以取得胜利么?”

    钢铁铮鸣的声音从冥府的最深处响起,带着发自内心的怜悯和遗憾:“未免,太过,天真。”

    “还是说……”

    他停顿了一下,歪头,好奇的发问:“你们觉得,只要维持这样的状况,早晚会把我消耗殆尽?”

    在那一瞬间,灼红的装甲之上,钢铁生长的高亢声音再度奏响。

    铁晶增殖,自附属的铸造熔炉之中,迅速的扩展,仿佛重生的血肉那样,一层层的将破碎的骨架笼罩其中。

    融合了铸造者技术的紧急修复系统再度启动。

    宛如复活那样,奥西里斯自铁光中重生。

    再度回归战场!

    “虽然咱们好像也不是回合制,但既然你们都已经没活儿了……那接下来,应该到我了吧?”

    槐诗再度拔起荷鲁斯之剑,好奇发问。

    冥河奔流的轰鸣再度奏响,荷鲁斯之剑解放,照亮了天选之人们呆滞的眼瞳。

    厮杀,再度开始。

    自冥府巨人那嘲弄的笑声之中。

    而愚者,听见了自己后槽牙被咬碎的声音。

    实际上,统和意识不过只是源质的集合,所展现的也只是虚幻的投影,从不曾具备真正的肉体。

    但现在,他却无比希望自己能够具备一具真正的躯壳。

    能够捏碎指节,咬碎牙齿,让指甲在掌心中抠出鲜血,以发泄心中快要将他逼疯的愤怒之万一……

    那个家伙……那个该死的家伙……

    槐诗!!!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敢小看过自己的对手。

    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眼前的敌人比自己想象中的程度,还要更加的夸张!

    确实,纯粹以战斗力和意识而言,即便是二十二个亚雷斯塔全部加起来,可能也比不上外道王那么恐怖的程度。

    但和外道王这种技能全都点在战斗上的类型不同的是,当所有的塔罗联合在一处时,便毫无任何的短板,足以对一切状况做出应对。

    最擅长应对的,就是槐诗这种花样百出的对手……

    即便是如此,从一开始,愚者也从未打算要从正面对决中战胜奥西里斯这样的存在……甚至想都没有想过!

    可即便是奥西里斯,也并非全无弱点。

    这一份强大,也必然有着代价。

    如今,就在天选之人的封锁之中,冥府巨人已经维持着如此恐怖的功率运作了到了现在,源源不断的挥霍着近乎无穷的力量。

    可是代价呢!

    代价又在哪里?!

    即便是搭载了同体积的至上精粹,也早应该在十分钟之内全部消耗殆尽了,即便是理想国时期全盛阶段的奥西里斯,在脱离了天文会的源质供应之后,能自由活动的时间也不过只有半个小时多一点!

    哪怕驾驶员是欧顿也一样。

    没电了之后才是最强那种鬼扯的设定只会出现在瀛洲的动画里,依靠着荒谬的设想根本无法催动这一台全境工于心计所打造出的庞大机器分毫。

    但现在,根据【世界】的测算,如今的奥西里斯,仅仅是单独的每一根光翼动力系统的存在,每一秒钟都足以消耗掉上百人份的源质结晶。

    支撑奥西里斯运作到现在所消耗的所有能源加起来,足够象牙之塔的源质储备彻底烧干,天国谱系死于破产。

    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儿?!

    槐诗究竟哪里来的能源,供应奥西里斯如此夸张的消耗!

    “答案很简单啊,愚者。”

    槐诗的声音,从焚烧的烈火中响起,冥府巨人再度踏前,踏着脚下的原本属于战车的尸体,向着天选之人们。

    “只需要你,开动脑筋……”

    在那一瞬间,冥府巨人胸前的厚重装甲层层开启,展露出内部繁复的结构,还有在重重保卫之中,炽热运行的庞大引擎。

    乃至,引擎之中所喷涌的无穷黑暗, 来自深渊的真髓自其中显化,凝结成一道道结晶一般的光辐,庄严回转。

    仿佛漆黑的太阳!

    “看。”

    日轮中,燃烧的终末之兽咧嘴,向着敌人们露出微笑:“办法总比困难多,不是吗?”

    那一瞬间,愚者陷入呆滞。

    遍体生寒。

    槐诗那个家伙……那个家伙……

    竟然把自己变成了能源?!

    将自己的灵魂点燃,代替源质结晶和至上精粹,用自己的灵魂作为消耗,去供应奥西里斯的需求!

    只是意识之中稍加模拟,那焚烧灵魂、撕裂意识的幻痛便已经令天选之人为之颤栗。

    如此的疯狂……

    “我不是说过了吗,愚者。”

    槐诗抬起眼瞳,轻蔑的俯瞰:“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

    即便是要用灵魂去换取复仇也在所不惜。

    只要将能够将敌人埋葬在地狱里……

    这才是这一份力量的意义!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99mk.com。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mk.com